当前位置:主页 >> 安防

桃花之约

2019-10-21 19:58:37|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真要离开太尉府,岳如霜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的。毕竟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不问冷暖如何,这里到底给了她个家。

她舅父杜沛昕心眼并不坏,只是耳根子软,很多事,都受了卢氏和江氏的挑唆,让她这十年来受尽了委屈。

唯一待她好的宋氏,却不明不白的死了。

想到这,岳如霜苦笑,手里捏着那角衣布,指尖在布上摩挲。

布上的衣料粗糙,纹理简单,一看就是下人的衣服。显然是府里有人买通下人,对宋氏下了毒手。

三姨娘,霜儿不会让你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

岳如霜暗自起誓。

离开太尉府后,岳如霜有更多的时间放在自己的生意上,莫瑶商行的名号越来越大,渐渐地引起朝廷关注,这是岳如霜一直所期待的。

不出一个月,莫瑶商行垄断了整条航运,就连官府要从内河运输东西,反到要过来找她。岳如霜无疑已将自己推向风尖浪口,而她却不以为然。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岳如霜轻笑,杏底再不是从前那般天真,有的是商人的精明和稳操胜券的信心。

岳如霜相信用不了多日,朝廷就会遣人来与她谈判,她静等着那一天到来。

“小姐,听说圣上已给霁王和五小姐赐了婚!”秋叶将街上听来的消息说给岳如霜听。

岳如霜正在案上翻书,面容淡定,气色也转好。

案上摆着尊红泥小炉,炉上搁着个紫砂茶壶,壶里“滋滋”正冒着袅袅热气。

见水沸腾,岳如霜慢幽幽地提出茶壶,往胸前的杯中倒了水。

几根上好的银山君叶,随着温水在杯中回旋,继而在水中慢慢舒展开枝叶。茶香满室,引得不懂茶道的秋叶都忍不住说,“好香!”

岳如霜嘴角含着笑意,执手递给她一杯,启口道:“什么时候?”

秋叶没注意茶水的温度,冷不防被烫了舌头,咂嘴轻咳,搁下茶杯道:“大概是在下月初吧!”

“这么快!”

岳如霜娥眉蹙紧。

心不在焉地摆弄起手中的骨瓷茶杯。细腻如玉的骨瓷,比羊脂美玉还要养眼。

秋叶发现自打她们出了太尉府,除了住得简陋些,吃喝用度无一不是用的最好的,相比起在太尉府,现在的日子要自在的多。

可她哪里知道,她家小姐岳如霜就是莫瑶商行的当家。莫瑶商行是什么,掌控着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垄断着各个产业,早就富可敌国。不用说是太尉府,就是半个国家,她金莫瑶也能买得下。

在太尉府岳如霜只是不想太张扬,才会让大房和二房人一直将她看扁。

岳如霜尖锐的指尖在瓷杯身上轻划,神思却不留在杯上。

秋叶见她走了神,轻笑道:“小姐不会是在想送什么大礼给他们吧!”

岳如霜嘴角勾起:“确实,该送份大礼!”

说时岳如霜搁下茶杯,缓缓起身。

近来她睡得多,多半是因为身子虚着,想到不久将有一场硬战要打,她不得不静心调养着身子。

这龙泉寺环境清静,素以桃花盛名。

已至四月,龙泉寺掩在一片花海丛中。

岳如霜站在龙映峰顶处,望着满山开得如火如荼的桃花,不时想起那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心弦拨动,纤指触在身旁一棵粗壮的桃树枝上,顺手折了枝桃花,搁在鼻尖上嗅起。

“记得龙泉寺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举办一场桃花节,想来也就这几日!”

“是的呢!刚我出去,遇见寺里的住持,他老人家还在问我,小姐那日可是要参加?”秋叶跟着岳如霜的步伐。

“这么美的节日,我为何不参加!”

岳如霜嫣然笑起,伸手将桃枝递给了秋叶。

秋叶接过,在手里摆弄。

“那我现在就去跟住持说!”

岳如霜颔首。

秋叶嘻嘻笑着跑了开。

岳如霜望着秋叶欢快离去的背影,笑容敛在嘴角处。

不知那狗皇帝会不会来?

岳如霜开始盘算。

若没记错,每年的桃花节,那狗皇帝都会亲临龙泉寺向花神祈福。

想到,她纤指握得指节苍白。不时从袖中抽出一支短箫,呜呜咽咽地吹起。

随着箫声响起,一个蒙面黑衣人从桃林里跃出。

“当家的!可有什么吩咐!”

黑衣人立在岳如霜跟前,恭敬地拱手作揖。

岳如霜眸光犀利冰冷,望着眼前的黑衣人,铮铮有声道:“炸药可备好?”

“回当家的!已按当家的吩咐,摆在了寺院各条景观道暗处!”

岳如霜颔首,“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私自引爆,以免伤及无辜!”

“是!”

黑衣人垂头。

“去吧!行事小心些!”

岳如霜望向出口,算算时间,秋叶也该回来了,便让黑衣人先走。

黑衣人刚走一会,秋叶跑了来。来时手里提着个竹篮,篮里装着几样时令的水果,见岳如霜仍站在那桃树下出神,笑吟吟道:“想不到鄞王也在寺里!瞧,这水果就是他送的!”

秋叶说时,拾了颗樱桃给岳如霜。

岳如霜没有接,眸光落在那樱桃上,略有沉思。

“想必他是来为已故的王淑妃祷告的!”岳如霜启口说。

忽一会,向前走了两步又道:“鄞王是出了名的面瘫,难得今日有心,会送水果给寺中的僧人,连我这住客也沾了光!”

秋叶正在啃苹果,听闻岳如霜这番一说,忙摇头:“不是的,这是王爷特意让我拿来给小姐的!”

岳如霜闻之身躯一怔。

他知道我在这?

正想着,桃林里传来脚步声,举眸望去,一玄袍男子伴着漫天的花雨而来。

剑眉凤眸,墨发如瀑。春水映梨花般的面容,比之枝上的桃花还要绚丽养眼。

若不是常年出征在外,肤色略显粗些,比之那妖魅的四皇子还要好看。一身玄袍倒是很适合他森冷严谨的气质。

来人不是凤炜鄞还会有谁。

岳如霜唇瓣张翕,大约凤炜鄞的突然出现让她出乎意外,只知望着对方,神绪不知飘到了哪里。

“霜儿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凤炜鄞转眼到了岳如霜跟前。

岳如霜面颊一红,忙收回游走的思绪。

凤炜鄞低笑,觉得这女人特会走神,他见她三次,她三次都在走神中。

作者寄语:额,到底有没有人在追文的,如果没有就写得短些了!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