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机械

拍花老太太

2019-10-21 19:57:45|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这是林耿白走出学校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儿童离奇失踪案。

川东一个三不管的小县城,曾经是全国出了名的贫困县,贫困让这里的人没有权利,生活的基本权利。因此那个时候难免会有拐卖儿童的事情发生,可这几年人们不计后果的发展已经基本摆脱了贫困,对待儿女也跟城里人一样——含在嘴里怕化,捧在受里怕摔了。可最近竟然接连发生儿童离奇失踪的事件,害得平日里如同城里的宠物狗似的警察忙得开了锅,瞬间成了流浪狗。宠物狗懂规矩所以不会出太大的漏子,流浪狗无组织无纪律那就说不定了,几天下来,北方来的刑警队长已经被骂得不敢出门了,没有办法只得连林耿白这个新手也用上了。

林耿白走访了几家丢孩子的家,得出以下几点结论:一、丢孩子的家庭都是单亲家庭,孩子大人不怎么管孩子。二、孩子都在五岁到七岁之间,而且都是女孩。三、这些孩子都很孤僻,基本上没有朋友。四、孩子丢失前都出现过一个弯腰驼背走路都打颤的老太太。

林耿白坐在家里的阳台上看着自己得到的结论,一时竟犯起了糊涂。前面三条可以很明显的知道这些孩子是人贩子最容易下手的,可怎么每次有孩子出事都会出现一个老太太呢?难道那个老太太就是人贩子?那她又是怎么才能将孩子轻易地带走呢?用药迷惑还是团伙作案?林耿白想不出是怎么回事,突然,跟林耿白一起光屁股张大的朋友陶继刚从他身后冒了出来,吓得他几乎摔倒。两人一阵嬉闹,林耿白忽然又陷入困惑。

“怎么了?有问题找我啊。”陶继刚一边开着林耿白的电脑一边说。

“最近的案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失踪这么多的孩子,真是恼火死了。”林耿白说。

“怎么有眉目了吗?”

“你看吧我就这些。”林耿白将他得出的结论递给陶继刚说。陶继刚接过来一看,忽然脸色严峻了起来。林耿白见了心里一惊,心道:“难道他有线索?”于是连忙凑过去说:“怎么,你知道怎么回事?”

“你知道拍花老太太吗?”陶继刚将手里的纸还给林耿白说。

拍花老太太?这是什么啊?林耿白从来没有听说过,于是只得傻瓜一样看着陶继刚。

林耿白这个朋友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怎么上过学,高中也都是混过去的,但酷好看书,自称钱钟书第二,其实纯属吹牛。不过他倒是很喜欢看一些有关希奇古怪事件的书,例如什么法国的尸坑、东南亚的降头、苗疆的蛊毒这些东西。因此他对很多莫名的人物就很了解了,例如他刚才提到的拍花老太太。

“耿白,我从你这个单子上看出了一个不好的事情。”陶继刚直起身子很严肃的说。林耿白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认真,以前即使他被人陷害不能去上大学都没有这样过。难道这次真的是发生大事情了?

“究竟怎么了,继刚别卖关子了。”林耿白说。

“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陶继刚找了一个让自己坐得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说,“说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个叫拍花老太太的奇怪人物。当在某个地方出现违背这个人伦道德的事情后,拍花老太太就会出现,将这个地方最需要改变的孩子带走。而且没有人可以阻止。我看了你这张纸上写的这些,它们完全符合拍花老太太要带走的孩子的条件。五到七岁,单亲,没有人管,孤僻的孩子。”

“她是怎么做的?”警察一向的刨根问底一时竟将陶继刚难住了,毕竟拍花老太太只是传说中的人物,书上也只不过说了这么一个人而已。他怎么知道是怎么做的呢?但他又一想,一般传说中的人物都有一定的特异功能,拍花老太太可以轻易将孩子带走,岂不是说明她也有类似的能力?于是他商榷地说:“你看一个老太太可以将孩子轻易的带走,你认为她会怎样做?你先别说,听我的,你看会不会是这样的情况,一、她用药物控制了孩子的行动。二、她有某种特异功能控制了人的意识,比如催眠术。再则就是团伙作案。”林耿白听完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陷入了沉思,陶继刚则上起了网,看起了网络小说《粪水国漫游记》(我在飞库发表的一篇恶心的小说)。就在陶继刚为为作者的愤世嫉俗和恶心不偿命的文字感叹的时候,林耿白突然一声大喝,吓得他几乎吐了出来,只听得林耿白说道:“继刚,如果是那个拍花老太太干的我该怎么做,才能抓住她?”

陶继刚顿时傻眼了,心想你才是警察,这怎么问起我来了。林耿白渴望地看着陶继刚,害得他不得不将问题给还了回去,于是说:“你说呢?”

“那只有蹲守了。”这是警察最伟大的办案手段,放之四海而皆准。陶继刚也就只得颔首说是,毕竟自己也没有好的办法。

接下来的几天,人们就经常会看见一些愣头愣脑的警察小偷似的徘徊在学校、小区、公园等地方。可几天下来仍然没有结果,可喜的是没有孩子再丢了。这也让林耿白丢尽了脸被队长骂得狗血喷头,说他没有脑袋搞迷信活动,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脑袋既然知道是迷信还按他说的做。可就在所有人都收队准备下班的时候,林耿白在一个小巷里看见了一个陌生的老太太,弯腰驼背,一身灰布衣服。这不由得引起了他的注意,当他告诉队长的时候,却又招来一顿痛骂,没有办法他就只得一个人跟了过去。

林耿白走进小巷,老太太已经不见了,他环顾四周并没有看见,于是他只得继续往小巷深处走去。没过多久,林耿白便看见了那个老太太,一身的灰色几乎可以融进小巷的老房子里。老太太见林耿白跟了过来,竟然诡谲地冲他笑了笑,一闪身进了一个院子。林耿白不由得一惊,她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出于警察的职责他还是跟了上去。

一走进院子,一股恶心的臭味扑鼻而来,满地的杂草间夹杂着无数恶心的东西。林耿白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眼前忽然出现一方怪石,感觉就像一堵墙似的,林耿白走进怪石顿时身体像碰到了水一样,顷刻就没了进去,身体一震,一阵模糊眼前竟出现了老四川时代的房子——椽架,如果看过梁实秋《雅舍》的就应该知道它长什么样子,就是一个石板,木头,竹蔑和石灰组合而成的房子。林耿白推开已经发霉的木门,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失踪的孩子都在这里,可是给一种怪怪的感觉,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眼睛无神地盯着前方。林耿白警觉地环顾着四周,却没有看见那个老太太,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起来。

“还是让你找到了。”突然一个苍老而悠远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了过来,让人觉得冷冷的如同地狱里跑出来似的。林耿白猛地转过身,只见刚才那个老太太似笑非笑地就站在他的背后,可刚才自己没有听见一点声音啊,她是怎么到自己背后的?想到这些林耿白不由得一阵寒冷,强作镇定地看着老太太。

“你认为你可以将她们带走吗?”老太太说,眼睛似乎放着一种奇异的光。

林耿白没有回答她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也逃不过她的眼睛,像被磁石吸住了一样。

“你们不能好好的照顾她们那就由我来吧。”老太太幽幽地说。

林耿白忽然感到一阵眩晕,脑袋像是被什么打了一下,但他很快有恢复了过来,心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厉声喝道:“拍花老太太!没有人可以代替父母来照管孩子,她们也不会希望离开自己的亲人,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拍花老太太听到林耿白的话身体不由得一震,像是被什么打了一下似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的?”拍花老太太突然伸直了腰,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老态龙钟的样子。林耿白顿时便乱了慌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我的眼睛,看着,看着,你看到了什么?”林耿白不知道怎么的就按着拍花老太太的说的做了,看着她的眼睛。顷刻,林耿白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但它很美丽,让人留恋往还,渐渐地只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知觉。

当林耿白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一阵慌乱,几乎将电脑桌边的陶继刚吓出了心脏病。林耿白突然见到陶继刚,兀地冒出一句:“你也被拍花老太太抓住了?”

“我才没有呢。”陶继刚拿起桌上的一罐可乐扔给床上的林耿白说,“跟你说吧,我看见你往那条巷子进去的,叫你也不应,于是我就跟了过去。可没想到你轻松的就进了那块石头,而我却进不去,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后来我绕了好大个弯子才进去的,恰好那时我看见拍花老太太正在给你催眠,你也摇摇晃晃的快不行了,于是赶紧我随手捡了个东西就砸向了拍花老太太的脑袋,接着我就报了警,现在你那些同事正在审问拍花老太太呢。你不知道吧,那所谓的拍花老太太可是一个大美女呢?”

“我是觉得她不像个老太太,其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林耿白喝了一口可乐说。

“其实拍花老太太是一股人贩子的名称,说是一个老太太轻轻拍一下小孩子,那小孩子就跟着他走了,其实是被催了眠。以前我还以为是什么神人呢。哎,真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啊。”陶继刚说,“不过这次你小子还算立功了。”

第二天,林耿白回到警局时却听说拍花老太太给队长催了眠跑了。现在队长还犯着呢,一见带女同事就扯拉链掏东西,害得女同事都不敢上班了。

后来,林耿白也没弄明白他穿过的是什么东西,再一次去的时候怪石已经不见了。队长的毛病也憋了很久结果是在路边找了一个疯掉的女人掏出了那东西才好了下来,人们都说被催眠的人都会表现出他内心的某些事情,这个北方来的刑警队长内心可见是如此......不过那以后就没有小孩丢了。

美女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