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玩具

避而不见

2019-10-21 20:03:20|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寒穹谨见寒芷心回来,身旁还跟着个外人,忙将她拉至一旁。

“芷心,这些日子你去哪了?知不知道,爹和我到处找你!抗旨逃婚,可是死罪,好在四妹识大体,替你进了宫,才将这事摆平!”

“四姐!”寒芷心吃惊地道。

对这位四姐她印象并不深,只知这位四姐长相艳丽妩媚,心计深沉。诸多姐妹中,只怕只有她适合玩宫心计。

寒芷心记得这位四姐比自己长二岁,年方十六,却一直迟迟不肯嫁人,也不知是她一早心里有了人,没等到那人上门提亲呢,还是她没有遇见自己中意的,不肯委身屈就。

一入宫门深似海,唯有她这种城府性子才能在宫里活下去。

那位太后可不是什么大善人,寒芷心希望这位四姐吉人天相,不要落在太后手里。

说话间,寒王派人过来唤寒芷心,她只好别过寒穹谨领着忘尤朝寒王书房步去。

寒穹谨见忘尤一副浪荡不羁的,不由替寒芷心担心。

在他心里这种花花公子自然配不上自己的妹妹。

寒王见寒芷心回来,喜得迎上来,却在看见忘尤时,笑容僵持在了脸上。

“这是谁?”寒王似乎不看好忘尤。

“小……的是心儿姑娘的朋友!”忘尤差点自称起小婿。

不过见这位岳父大人似乎不待见自己,忙打住改了称呼。

他堂堂上神,给个凡人行礼,还不讨好,觉好憋屈。就是那天帝老子和神祖尊上,他都从没放在眼里,见了他们也是爱理不理的,他们也不能把他怎样,此回他是看在寒芷心的面子,一忍再忍。

“爹,这是忘尤公子,这些日子多亏有他照顾,女儿才相安无事!”寒芷心察觉这两人似乎相看两厌,忙上前解围。

寒王听闻,笑得十分勉强。

忘尤看得出,寒王是真心疼爱寒芷心的,爱女心切,难免对自己有点不待见。

晚饭后,忘尤被下人领进客房,寒芷心则回到自己的闺阁。

待梳洗完毕,寒芷心屏退下人,懒懒地往榻上一躺,舒了口气。

回家的感觉果然不错!

谁知床的另一侧往下一沉,继而熟悉的气息扑来。

“你倒是知足啊!我可真受不了了!”不知何时忘尤已躺在身侧,一把圈住她的细腰。

寒芷心瞧瞧窗外,低声道:“你来干什么?”

“自然是过来睡觉了!”忘尤勾嘴嗤笑。

“回你自己屋里去,若是被人瞧见,明儿又要被父亲训了!”

寒芷心不忘提醒他。

“瞧见就瞧见!省得那老头当睁眼瞎子!”

寒芷心见他似乎憋着一肚子气,用食指撮了下他额头:“你呀!父亲那样是为我好!谁让你整日弄得跟个花心大少似的!”

忘尤见她并不急着赶自己走,一把抓住她伸来的小手,按在自己心口的地方道:“听,这跳得厉害呢?”

寒芷心还没反应过来,已被他拽进怀,吻了个彻底。

到底是在家里,寒芷心有顾忌,试着挣了挣没能挣开,眼看忘尤一步步往下,亵衣已被他扯开,心里一慌,不由抬腿踢他。

忘尤自然不会让她得逞,两腿一夹,将她那只不安份的小腿夹住,继续沿着她那白蜤的脖劲一路往下,种下一个个清晰的草莓。

两人弄出不小动静,屋外守夜的丫鬟,以为里面出了什么事,站在门外道:“芷心小姐,可有什么事要吩咐奴婢的?”

“没……有蚊子,我打蚊子呢!”寒芷心撒了个谎。

她是在打蚊子,而且是个特大的!

说话间,心口一凉,肚兜已被扯下。

寒芷心小脸胀得通红,心想,这家伙不会真打算在这个时吃了自己吧!

忘尤身上很烫,用的力气比任何时候都大,感觉他在生闷气,像是要将白日的不悦统统发泄在她身上。

寒芷心不敢再有大动作,以免引来丫鬟,只能任由他玩弄。

她知道他不会越了那道雷池,也就随了他。果然他弄了会,见寒芷心没有回应,深觉无趣,身影一晃,顿时消失不见。

寒芷心松了口气,赶紧将衣衫穿好,没有忘尤的骚扰,这一夜睡得格外香。

翌日起来,并没瞧见忘尤。寒芷心想,他大概是不想见着自己的父亲,出去溜达了,也就没有管他。

早膳后,父亲告诉她,梦严诺今天要来。

寒芷心身躯一僵。

觉得自己没必要见他,于是寻了个理由:“父亲可是要去准备了,那心儿,就不打扰!心儿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屋休息!”

寒王知她有意在回避,也不拦她。比起寒芷心,老四比她更适合留在宫里。

只是没想到梦严诺对寒芷心一直念念不忘,寒芷心昨刚回来,梦严诺就急着赶来看她。

身为臣子自然没法子阻止皇帝的去向,但女儿的终生大事,做为父亲不得不插手。

比起那个忘尤,梦严诺看起来更稳重些,只是深宫内院,勾心斗角的事时有发生,依寒芷心的性子并不适合呆在那,如今想来,让那皇帝死心才是正事。

正在凝思间,下人来报,说梦严诺的皇辇已到府门外,寒王赶紧领着家眷出门相迎。

与梦严诺同来的还有寒芷心的四姐,此时这位四姑娘已被册封为贵妃,这几个月来,宠冠了六宫。

梦严诺下了龙辇,望着跪满一地的人,却没瞧见寒芷心,眉头微微蹙起。

寒贵妃倒能察言观色,见他眸光至始至终在人群中搜寻,知他想见自己的妹妹,忙笑道:“都到家门口了,陛下还不进屋坐坐!”

梦严诺闻之,嘴角弯弯,大步进了王府。

寒芷心见下人们来往匆忙,料想是梦严诺到了,干脆闭门不出。

梦严诺耐着性子与寒王爷一番寒喧,见寒芷心始终未出现,忙开口道:“怎不见芷心妹妹?”

寒穹谨上前道:“回陛下!小妹昨日回来受了点风寒,这会正在屋中休养 !待她身体康复,再来给陛下请安!”

“是这样啊!那朕更要去看看她!”

说时人已站起。

寒王没想到这位皇帝如此不识趣,忙朝寒贵妃使了个眼色。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上还有一章哈,晚上再见了!

性感美女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