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

成魔

2019-10-21 19:56:50|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我是魔,这一剑杀不死我!要不,你再刺我几剑!”晨流嘴角逸出一丝苦笑,将清露的至宝天云剑呈上。

清露望着那滴血不止的天云剑,眸眶酸胀的紧。

眸中早有晶莹闪烁,只要她眨下眼,那颗颗晶莹就会夺眶而出,可她硬是扛住,两眼睁得比铜铃都要大。

“你走吧!这一剑虽不致死,却已伤至罩门,也算取了你半条命!”清露侧过身背对着他道,谁知道她说话有多痛苦艰难,此时的她,心里闷堵的连气都透不过。

晨流望着她萧瑟孤寂的背影,心口揪痛的紧,素指紧握,指节咯咯作响。

这一使劲,伤口处的血水越发喷溅的快。

空气里弥满了浓重的血腥味,纵是清露不望也知照这样流下去,他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

心痛如麻,这样的煎熬,与她等同凌迟。眸底的晶莹越发滚动的厉害,几乎抑制不住的已滚落,她提起衣袖快速拭去继而红唇一咬,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回首冲他道:“是你太高估了自己,不是我下不了手,而是……这样的你,不值得我动手!”

晨流没想到她居然说出这般绝情伤人的话,周身的血液瞬间冷至冰点。因为失血过多,一张俊脸煞白的如同鬼魅。

他望着她,突然仰头大笑:“原是这样!”

是他高估了自己,高估了她,高估了他们的感情!

红艳的眸光如同鲜血流轩,周身的杀气越发凝重,紫黑的魔气,不停地萦绕在他周身,戾气逐渐加重。仅一会功夫,那身蓝袍已成红色,随风猎猎作舞,宽大的服袖翩舞飞扬,让他整个人都翩扬起。红艳的袍服,如同地狱里熊熊不熄的红莲业火,仿若要毁尽眼前的一切,连同他自己。

众人见他这样,全惊呆。如果说,之前的晨流尚有理智,那么现在的他,则已完全魔化。

强盛的魔气,让天地生变,日月失华,就连一向波澜不惊的元芑也大惊失色。

望着晨流身上冲天的魔气,元芑眉头蹙得紧紧,立即示意众为长老摆起降魔阵,只不过这降魔阵的阵眼一直有凡逸驻守,如今少了凡逸,倒是有形无势。

清露见元芑动了杀心,心慌乱到极点,冲着魔气横溢的晨流道:“你受了重伤,想要收服你一如反掌,不如束手就擒,还能留你一命!”

晨流仰天大笑,根本没将清露的话听进去,反倒觉得她的话可笑至极,如此一来,更大的激发他体内的魔念。

只见他将红袍一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降魔阵中飞窜,素指连弹,寻找破阵之门。没想到几个来回后,让他发现降魔阵少了道法印,那法印恰巧是这阵的阵眼。

眼见晨流将要破阵而出,清露心提到了嗓子眼,不顾一切地朝降魔阵飞去。

只不过这降魔阵至刚至阳,摆阵的全是纯阳之身,而她是纯阴之身,如此入阵,极容易被阵法反噬。

元芑见之大怒,却为时已晚。

清露一入阵,便觉筋络寸断,剥皮拆骨之痛随之而来,才一会功夫,额上已是冷汗淋淋。

“出去!”元芑收回部分真气,冲清露厉声喝道。

清露摇头,锁紧眉头道:“师父勿怪!此事全因弟子而起,如今成这样,弟子难辞其咎!”

晨流身躯浮在降魔阵中,红艳的眸光直盯着清露,见她如此不爱惜自己,眸底浮出一丝笑意,不过那笑意冰冷如霜,完全没了往日的温暖。

趁着众人走神,他身躯一晃,瞬间到了清露跟前。

“你是舍不得我死!”晨流扬出一掌,将清露震出阵外。

清露没想到他的功力瞬间变得这么强,这一掌,她完全无反手之力,原本就已碎裂的心脉越发凌乱不堪。

她浑身无力,趴在地上大口吐血。

降魔阵因她没能镇守住阵眼,倾刻间众人均被阵法反噬,相继倒在地上吐起血。

晨流望着这一地狼狈不堪的人,腥红的薄唇一弯,继而步至元芑跟前,一把揪住元芑,将他整个提起。

眸光犀利冰冷,恨不能将手中之人挫骨扬灰。

若不是这老头死揪不放,他何苦变成这样?

晨流咬牙切齿,手上的力道难免极重,直勒得元芑透不过气。

元芑已受很重的内伤,加上开启降魔阵已耗去他诸多的内功,此时柔弱的如同个寻常老人。想杀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清露以为晨流会对元芑下杀手,一步步朝晨流爬去,揪住晨流的一只裤腿道:“不要……伤害……师父!”

说时嘴角血水簌簌直落,让她原本羸弱的身躯越发虚弱不堪。

晨流望着这样无助的她,嘴角逸出一丝冷笑,鼻翼全翕,将元芑扔至一旁,继而蹲下身,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道:“可以不杀他!不过,你得跟我走!”

清露一怔,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么个可笑的条件。抬眸,不解地望着他,想从他眸里读出点什么,然而除了冰冷疏离,再读不到第三种情绪,如果有,就唯有恨了。

是的,他恨她!若不是她,他何苦落得这般狼狈不堪。他是天地孕生的魔,强大如他,这六界中,没人敢对他不敬,唯有那位传说中的远古神能制伏他,可是那位神,早在多年前就已羽化,这六界中,谁还能奈何的了他?而他却甘心屈从于她,只因为他相信她。

如今连她都不信他,他还要顾及那么多做什么?他是魔,就得拿出魔的样子!

见她迟迟没回应,他眸里的怒意越发凝重,红艳的眸光溜转,顿时杀意横生,冲着一旁的二长老横出一掌。

二长老年事已高,原本就被降魔阵反噬,已是奄奄一息,哪里经得起他这一掌。

“不!”清露惊呼,却已唤不回二长老,眼睁睁地看着二长老的身躯,一点点碎成千万片,直至化成烟尘消失的无影无踪。

清露难过的再挤不出半滴上泪,对晨流全然已绝望。可是身为修仙派,她不忘自己的职责,潜意识里,她还是不不愿看到他继续杀戮。

她哽住心底极大的酸楚,投给元芑一个安慰眼神,仰首冲晨流道:“好,我跟你走!不过,你得放过他们,并且,从今往后不得为难他们!”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感谢各位亲的支持,今天来不及加更了,明天会有加更,不过要到下午了哈!投月票是免费的,只要各位登陆后台,直接在本书书面页点“投月票”按钮就OK了!好了,今天到此,我们明天见了!

性感美女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